• 爬北大武没保「登山险」遭开罚,但,强制保险有用吗?

2020-07-23

日前「比基尼登山客」在南投县内的盆驹山附近坠谷,求救43小时后被消防人员寻获,已无生命迹象,但也引起了台湾登山管制、搜救费用的讨论。23日一名由旅行社代办攀登北大武山的蔡姓男子,受伤向屏东消防局求援,隔天由空勤总队直升机吊挂送医后,消防局表示,蔡男没有依屏东登山自治条例保「登山综合险」,已举开发单。

「比基尼登山客」坠谷冻死的两个疑问:做足準备为何不申请?搜救费该谁出?

这是也是屏东县《登山自治条例》去年5月28日公告后,屏东消防局所开出的第一张罚单。消防局灾害抢救科长林国伟表示,旅行社代蔡男等9人申请入山,团员中也有成员具救护证照,但只保了「旅游平安险」,没有依规定保「登山综合险」。消防局依法将罚新台币1至5万元罚款。

除了违反登山条例的罚款外,消防局也将要求蔡男支付出动搜救人员的加班费及空勤总队AS364直升机的16万元油料费;屏东消防局救援蔡男共出动5车14人及义消6人。其中,搜救人员加班费还在估算中。代办的台中博谊旅行社人员表示,所有的罚款将由旅行社支付。

为何要保「登山险」才能爬山?

依照屏东县《登山自治条例》规定,特殊管制的山域只有垦丁大尖山,一般管制山域有北大武山、南大武山、雾头山、林帕拉帕拉山及大母母山,可以在警政署网站上申请入山,也可以在所登山的在地派出所申请。而爬北大武山超过4.2K处往上就要依自治条例规定才能攀登,包括申请入山、保登山综合险、团员中至少一人须具基本救命术证照课程以上的相关证照,还有须携带卫星定位仪等。

而山难搜救的「使用者付费」讨论多年,不少县市政府都希望可以在搜救后向登山客要求偿还搜救费用。全国第一张罚单是在去年2月,花莲县7名登山客在途中不幸有1名队友罹难,由直升机吊挂大体下山,空中勤务总队估算搜救费用总计92万2578元都得由6人分摊。

全国第一张「直升机搜救」罚单在花莲,6登山客均摊92万元「出勤费」台湾第一起山难国赔案逆转免赔 高院:人民没有「登山零风险」的请求权

金管会于2014年3月核准产险业销售「登山综合保险」(简称登山险)商品。紧接着,2016年台中市就率先订立《台中市登山活动管理自治条例》,行政院也于2016年11月核定。

其中第6条规定「领队应为本人及队员办理登山综合保险。前项登山综合保险之最低保险金额由本府公告之。」

目前通过登山活动管理自治条例的县市包含台中市、花莲县(2017)、南投县(2017)、苗栗县(2018)与屏东县(2018)等。如违反登山自治条例而发生山域事故,也将依登山自治条例规定要求全额支付搜救费用。

另外,像是花莲县和屏东县还有特别注明:登山综合保险应包含「事故发生所产生死残与医疗给付保险」及「紧急救援费用保险」,其最低保险金额由本府公告之。

保了「登山险」有用吗?

所谓的「登山险」与一般「旅行平安险」(旅平险)最大的不同是增加了「紧急救援费用」。

登山险分为「登山事故保险」及「紧急救援费用保险」,「登山事故保险」主要是承保被保险人参加登山活动遭受登山事故,导致伤残、死亡,或身体须经医院或诊所治疗的费用;「紧急援救费用保险」则主要承保被保险人因参加登山活动遭受登山事故,所支出的搜寻费用、救护费用及遗体移送费用。

国内目前有推出登山险的产险公司有6家,包含富邦产险、明台产险、旺旺友联产险、新光产险、国泰世纪产险以及新安东京产险。以富邦产险最积极,销售件数领先业界。

而原本的「登山综合保险」5人以上才能投保,当山友人数不足5人时,就无法投保这类保险。2017年曾因此进行修正3大重点:

    由现行的5人以上的团体投保方式调降为1人即可投保。配合实务需求,紧急救援费用由最高的50万元,倍增至100万元。(花莲开出第一张「直升机搜救」罚单92万)考量实务上有山友登山首日就发生事故或失蹤等意外,将登山综合险的搜寻费用启动时间由「超出预定下山时间48小时以上」,减半为「超出预定下山时间24小时以上」。

一般来说,以死残保额200万、医疗20万、紧急救援30万来说,投保3天约330元不等,投保10天约1300元;而若死残保额400万、医疗40万、紧急救援100万,投保3天约650元不等,投保10天约2550元左右。

但并非投保登山险之后,登山者发生山难时的风险都移转给保险公司。产险业者指出,要留意登山险的「不保条款」,除了一般不保事项如故意、犯罪行为、战争等之外,被保险人于应申请许可而未经许可,或禁止进入区域等时,被保险人所发生之紧急救援费用,都不予理赔。还有被保险人超出预定下山时间24小时内所发生之搜寻费用(但如被保险人失蹤,不在此限),也属不保事项範围。

以富邦产险为例,「紧急救援费用保险」里不保事项的「除外责任」就包括:

为搜寻、救护或移送被保险人所生航空器之费用。 被保险人未依相关法令规定携带定位器材及紧急通信设备、任意变更登山活动计画(含登山路线及範围)、未由领队带领登山所发生之搜寻费用。 被保险人于应申请许可而未经许可,或于灾害防救法或其他相关法令规定限制或禁止进入或命其离去之警戒区,或于其他经管理机关公告禁止进入之区域所发生之紧急救援费用。但于灾害防救法或其他相关法令规定划定前或管理机关公告前,已进入警戒区域或公告禁止进入区域,且非因可归责于被保险人之事由而留滞者,不在此限。

根据产险公会统计,登山险自2014年5月实施以来,投保人数几乎呈现逐年跳增态势,2014年为8117人次,2015年倍增至1万9658人次,2016年达3万2751人次,2017年更突破5万人次。

而《好险网》报导,根据保险局统计,以理赔金额来看,2018年截至6月底,登山险已理赔355万元;2014年到2018上半年年,累计已理赔达1095万元。

除保险之外,登山相关制度还有什幺问题?

对于有山域并未开放,也常导致被保险人发生山难无法申请理赔。立委余宛如今天召开「修正国安法第5条」记者会指出,台湾得天独厚,拥有268座超过3000公尺的高山,然而台湾山林管制重重,不利人民登山探索。

立委黄国书也表示,国安法前身是动员戡乱时期《国家安全法》,当初入山管制原意是考量治安及国防,但解严以来从未配合修正。希望透过国安法的鬆绑来鼓励登山活动,另一方面,很多山友冒着登「黑山」的罪名去爬山,背后的原因,是否为登山申请程序不够友善?

黑影笼罩我们的山林:「比基尼登山客」之死

现行《国家安全法》第5条规定:「为确保海防及军事设施安全,并维护山地治安,得由国防部会同内政部指定海岸、山地或重要军事设施地区,划为管制区,并公告之。人民入出前项管制区,应向该管机关申请许可。第一项之管制区,为军事所必需者,得实施限建、禁建;其範围,由国防部会同内政部及有关机关定之。前项限建或禁建土地之税捐,应予减免。」

营建署日前发布新闻稿指出,今年会有一系列的登山服务检讨,把过去散在林务局、消防署、警政署、营建署、观光局等业务整合起来,放在单一服务平台,让民众透过平台就可以介接到各项服务,半年内应可完成。

署长吴欣修坦言,民众爬山时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不知道要找谁」,以知名健行路线「溪阿纵走」为例,就牵涉台湾大学、林务局、观光局的业务範畴,一般民众根本搞不清楚,容易降低事前申请的意愿。

至于国家公园入园申请网站,营建署表示,玉山、太鲁阁及雪霸等3座高山型国家公园开放申请的登山路线,目前是列出大众化登山路线供申请;经营建署检讨后,将在1个月内,修正国家公园入园申请网站,增列「其他」申请项目,提供非一般性路线的申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sunbet管理端入口|博览科幻|引领发现|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博豪娱乐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巨弘国际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