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任国手、教练、裁判、校长‧吴元元打羽球一辈子

2020-07-16

曾任国手、教练、裁判、校长‧吴元元打羽球一辈子“活到老,打到老”,最能贴切反映前羽球国手吴元元的情况。年轻时,他为了参赛而努力打球;壮年时,他为了教球而勤加打球;晚年时,他还是为了参赛而继续打球。众所週知的是,并非所有球员都会打球至终老,但现年68岁的吴元元至今仍热衷于打球及参赛,原因无他,一切只因“打羽球”既是他的兴趣,也是他的职志。外表文质彬彬的吉打羽球公会秘书吴元元在体坛及杏坛建树良多,表现备受肯定,他在大马除了是合格的羽球、篮球与排球裁判和教练,同时,也是早期唯一同时荣获大马教育部颁发教育服务杰出奖及卓越服务奖励金大奖的华裔教职员,为华教争光。现年68岁的吴元元天生长了一副运动健将的体格,年轻时,他秉持着对体育的满腔热忱,一步一脚印的为自己的体坛之路打下稳健基础,过后,他再凭着一股过人的毅力向体坛之路迈进,而他能够获得今日的成就,实非易事。提起年少时和体育结缘的经过时,吴元元披露,求学时代,原本热爱篮球及排球的他原準备在这两项球类运动领域中一展所长,但他却在初中二那年,碍于佩戴眼镜的不便,而被迫转往羽运发展,所幸,他最终仍能发挥所长,在羽运领域大放异彩。他在羽运的表现与贡献也是广大民众有目共睹的,他在22岁考获大马羽球合格裁判与教练资格后,又在2005年荣获世界羽球协会(BWF)颁发国际羽球杰出贡献奖,让他因此名扬海内外。12年前,吴元元结束在杏坛的38年服务后,仍坚持推广羽运,他担任吉打羽球公会秘书及大马羽总理事至今已23年。谈及他过去在羽运的辛酸史时,他说,每个人做任何事情时,只要有浓厚兴趣,自然会寻找各种管道自我提昇及求进步,以及享受其中过程,从不觉得辛苦。“即使期间大吃苦头,也会甘之如饴。”询及他的成就是否源于年轻时有名师指导的问题时,他说,他不曾向名师拜师学艺,而他一直都是凭着自己对球类运动的热爱,在体坛上全力以赴,最终成功闯入羽运领域。今年宿将赛夺双打亚军“虽然我的学习过程谈不上是无师自通,但我一直都在勤加练习,并常找志同道合的球友或球技更好的球员切磋球技,以及讨论球技,然后改善自身弱点,提昇自己的球技。”他还记得,初期,他获得时任吉打羽球公会主席的苏达兰占医生邀请加入曾培育无数羽球国州手,名为Sunroc的球队,当时,他便把握机会与国州球手一起练习,以提昇自身的球技。1969年,他报考大马羽总年度裁判与教练训练班,并通过赛场实地考试及笔试,成为大马合格教练及裁判。他说,赛场是最好的锻炼场所,而他参赛的目的并不在于输赢,最重要是能与各国各地的球手切磋及交流,以提昇球技。“一名称职的球员除了讲求自律、虚心受教和勤练球技,同时,他们也都能延续运动精神,身体力行参赛,以做到学以致用,并把生平所学都带到球场上实践。”他曾参赛无数,也曾获奖无数,包括曾夺得吉打州赛会多项锦标赛,并代表吉州参加全国羽球赛、全国教育服务赛、全国公务员羽球赛等。“迄今,无论大小球赛,只要有机会,我都会参加。”他今年参加吉打甲组羽球赛男子双打50岁以上组别,并赢得亚军奖杯。各国积极推动羽运吴元元也是吉打州羽球公会秘书,他说,羽运有如教育领域,软硬体设备都须具备,才能有效推广羽运。他指出,国家羽运若要取得更大发展,就需培训更多优质球员、教练与裁判。“大马羽总每年都在不同州属举办裁判与教练训练班,以培育更多人才,解决羽运青黄不接的困境。但好球员可遇不可求,也许有人质疑大马面对人才短缺的问题,事实上,很多国家也面对同样问题。”他坦言,世界各国目前都积极推动羽运,加上赞助商大力支持,各国的羽运领域都在进步中,且球员人数日多,相对的,羽运领域竞争力也剧增。“教练的挑战除了是必须提昇球员的球技,同时也得培养球员的纪律,提醒他们`胜勿骄,败勿馁’,只有虚心受教,才能自我提昇。”当校长时曾培训州手吴元元早年在担任农村小学的校长期间,曾不遗余力推动羽运,培训多名国家羽球后备队球员及州手级球员。他说,吉打州羽球队如今分别在米都苏卡默南迪羽球场及双溪大年训练中心培训80名年龄介于8至18岁的球员,并由5名教练,包括3名印尼籍教练负责培训。“吉打羽球公会每年都举办吉州分龄赛,以便从中遴选具潜能的球员加入吉州队,中选的球员将代表吉打州参加全国少年巡迴赛,脱颖而出者就能代表国家参赛。”他披露,球员每週接受训练至少6天,且培训课程极为严谨,若球员不能承受这些训练,他们就得退出后备队。成大马球员最佳褓姆吴元元在申办国际赛会及带领国家队出征时,总能不负众望的带领球员赢得佳绩,因此,他已成为我国球员的“最佳褓姆”之一,以引领他们到国际球场一展所长。他曾受大马羽总委託,担任国家羽球队领队,以带队出征在中国、日本、韩国、英国、美国、加拿大、法国、澳洲、纽西兰、台湾、香港、澳门、越南、泰国、新加坡及印尼举办的多项国际赛会。他也曾随大马羽总及教练团出席北京亚运会、汉城奥运会、北京奥运会及伦敦奥运会。与此同时,他也曾在国际羽球赛,如汤姆斯杯、尤柏杯、世界杯、亚洲精英赛及共和联邦运动会上献力。此外,他也曾先后于2009年及2014年在世界青年羽球赛、中国与大马羽球对打赛、丹麦与大马国际羽球对打赛等重要赛事中,担任工委会秘书一职,以统筹比赛活动的工作。除了体育与教育领域,吴元元也活跃于社团组织,包括曾任吉北华校教师会主席及顾问、吉华校友会副主席、吉打德教会职董及吉玻吴氏延陵堂理事。父母子女一家四口当教师曾在杏坛服务38年的吴元元说,他之所以会踏上教育界这个领域,可能是因为他自小受到同样是执教鞭的父母的潜移默化影响所致。“我父亲是校长,母亲是老师,或许我和姐姐自小就受到父母影响,长大后,我们姐弟俩也先后加入教育界,而我的妻子也是教师。”他提及,他于1965年到十字港益群华小当临教,1966至1967年便报考教师训练班,主修华文与地理,并到母校吉华国民型中学执教。1992年,他就到H校当副校长,1994年在南光华小当校长一年,1995年又转到农村华小掌校,并于2003年退休。他于2006年荣获少有华裔教师取得的哥打士打县模範教师奖。基于他致力推动羽球运动,当局也颁发吉打州学联杰出及长久服务奖、哥打士打小学运动领袖奖给他。“对我来说,这些奖项不是我的个人成就,而是当局对华校及华裔教师的一种肯定,华校与华裔教师对国家教育的贡献很大,教育部应主动认同。”/副刊‧报导:许紫菁‧2016.01.1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sunbet管理端入口|博览科幻|引领发现|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开户注册 申博包赢包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