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任Google、Twitter的资深员工:我是怎幺从文科毕

2020-07-16

曾任Google、Twitter的资深员工:我是怎幺从文科毕

咳咳,我今年六十多岁,不会敲程式码,还在学校的时候,我是个典型的文科女。让我教你如何融入科技圈看起来不太现实,但是仅去年一年,就有不下 50 人找到我,寻求我的建议。

绝大多数人都是以个人名义找到我,他们有着传统领域的工作,却想去 Google 或 Twitter 发展。我过去的 15 年都贡献给了这两家公司。科技圈是年轻人的天堂,他们都想着如何进入科技圈。有些还是刚毕业的小鲜肉,热情四射,典型具备社科和人文专业背景,坚定地希望以自己的某种能力进入传奇般的旧金山湾区。

我愿意给他们建议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虽然我是文科背景,但是我在科技圈混迹 30 余年,如果我能做到,你也许也可以。我之所以说「也许」是因为科技圈有些品质要求与会敲程式或者技术没有半点关係——那就是你的态度、EQ 和灵活性。

每次会面我都要向他们解释这是什幺意思,在科技圈工作这些品质怎样体现?当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这些是我进入 Google 之后亲身体会的——那一年,我 51 岁。

我对科技的理解

本质上来说,我是一个观察者,而非参与者。我在科技圈职业生涯的一半都奉献给了各种关于软体和硬体的杂誌、书籍和网站,比如 Mathematica、Sun、AvantGo 和苹果,并为那些顾客是科技商业人士的数位广告代理①提供谘询服务。

但是自网路泡沫②之后,我的职业规划就不止于观察了——进入一家公司,做真正有意义的事。2002 年, Google 正在朝着有意义的目标高歌猛进,我对 Google 提出的使命③也坚决支持。但是我离 Google 的期望值还差得远,于是我花了 15 个月的时间从一个约聘员工成长为 Google 交流团队的全职行销策划。

我得想办法融入一个四年间早已成型的团队文化,团队欣赏哪些些品质,这些是我之前都没有考虑过的。当你加入 Google 或 Twitter 这类的公司,一旦进入,便没有回头路,你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但是这些框架不应该限制住你,科技公司的吸引力,薪酬都是巨大的,更别说股票方面的激励了。你工作的内容可能对数以百万计的用户的日常生活产生影响,使得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更加简单、便利。

若你秉持着不屈不挠的精神,执意要进入这场游戏,下面是我一些我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混迹科技界的箴言。撇开别的不谈,我在科技界的经历,当然还有我满头的白髮应该有一点权威的感觉吧,但是有句话说的好:凡事因人而异。

「科技工作」的定义通常与消费级软体、平台、应用以及设备这些常人熟知的概念紧密相关,所以「科技」一般不包括那些超大的公司业务,如思科和英特尔,以及企业级服务的部署和应用,如甲骨文、SAP 或 IBM,即使它们的服务是建立在软体之上的。华尔街那帮人也许会把这些概念混为一谈,但是我们可不行。说实话,知名企业的吸引力是巨大的,脱口而出上司的名字,遇见时点点头。我很幸运能够在两家知名的企业工作。

我还得说科技公司也包含大量的服务性工作——开发行动 app、管理社群管道或提供后台支持的机构——他们有活力,乐于接受挑战,智力超群。在如今这个时代,离开了这些由科技驱动的物流、支付或者医疗相关的企业,你就不能保持良好的运转。在科技巨头里有太多的工作岗位,你得花时间想想从广义上来说,「科技」带给我们什幺。

文科女子如何转战科技界

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文科女性,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对什幺二进制,字节等科技领域熟知的概念感到「好奇」。但是我对网路这些事物最初的热爱使得我明白数学和科学可以帮助我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然后,我就坐不住了。

我是不是真的对未知事物、这种可能,那种不可能感到好奇啊?不要被这种想法困扰。我说的「好奇」不仅仅局限于技术员口

中经常说的提供解决方案,你对大数据的好奇,对给数百万用户提供有用的服务的好奇,同时还要延伸到对同事的好奇——主管们是怎幺样制定决策的,企业文化在工作中发挥了什幺作用,竞争对手在想什幺,甚至是你是怎幺利用科技的,你对科技的看法。你要保持足够的好奇心去解开繁乱複杂的程序,找出一条新的道路,并认识到它们的价值所在。

在科技公司,如果你不能全身心地投入公司的产品,那幺你可能并不适合。如果你不能跟随这公司的业务线,使用其产品,那幺你就不能对产品提出什幺建设性的想法,甚至是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比如,我不能想像我在 Twitter 工作,但是我却根本不用 Twitter,我对 Twitte 的喜爱以及作为 Twitter 的早期用户是公司僱用我的一大原因。

早期,我没有被那些製造硬碟或者路由器的公司所吸引,但是以我文科生的视角来看,搜寻,寻找资讯是极其重要的,我沉溺其中。15 年前,我们中还有谁曾想像过搜寻服务会走向何方?很幸运,我 1998 年就意识到 Google 前途无限,正好有个朋友在 Google 工作。

人脉资源至关重要

这位朋友在之前的两家公司与我共事,一直保持着联繫。在发展迅速的科技领域,人事变动很常见,而且通常是经过人脉跳槽。如果你能够与同事们保持一段非功利性的人脉关係,那幺你的人脉资源就是黄金。

在 Google ,你的天分至关重要,而不是过去的经验。在面试的过程中,你过去的成就不及你对自己品质的描述:好奇心、问题解决能力、批判思维以及智力水平。你过去的经验只能证明你能满足现阶段工作的要求,但是在如今的科技领域,你需要不断学习,去更新升级这些技能。往事不要再提,此时此刻,你的想法才是重要的。

相关:像我这样年纪的很多员工都不太喜欢有个比我们更年轻的上司。我的意见就是:就让它过去吧,这是不可避免的。说实话,我不太喜欢在那些创办人或者高管中没有年轻血液的公司工作。在 Google 工作的九年间,我的七个上司都很年轻,介于 20-30 岁之间。如果你够幸运的话,这些年轻的上司们能认识到你的技能,知道什幺时候让你放手去干。就我来说,有些上司拥有我难以企及的天分,我们互为补充,对待他们的态度就是去欣赏他们,看看他们能为团队带来什幺。

不变的是永远的改变

我不是运动员,但是我深知运动界的规则与科技界的规律最为接近。形势所迫,你必须不断地跨越艰难险阻,参与其中。你的能力将会迅速提升。我体验过很多次这种情况:一个精心安排的计划为了给其他的产品让路,或者毫无原因,在最后一刻流产。用公关的话来说,有时仅仅就是消防或者战争演习,以「无可奉告」一带而过。

比如,2014 年初,我在 Twitter 带领一个 10 人的团队,他们横跨多个部门:编辑部、内部通讯、网页设计以及社群媒体。我们依之前讨论出来的计划行事,各司其职。但是一年后,原本 10 人的团队换了 8 个人,而且他们的工作範围也改变了。如果我一味坚持年初提出的任务,那幺到年底,我的愤怒估计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

在科技界工作,我明白了永远不要认为自己的工作时无可替代的。公司需求发生变化,你的角色也跟着变,随时应对改变,你的价值才得以体现。

这种变化最简单的体现就是我办公地点的变化。在 Google ,九年间我在六个不同的办公楼工作过;在 Twitter,三年间,我在两栋办公楼换过六个位子。科技公司的办公室设置通常是开放式的,所有我的工具就是永恆不变的笔电和手机。几年前, Google 停止为僱员提供桌上型电脑,因为根本没人用。现如今,实体电线这种东西只存在于会议室。如果这种近乎游牧式的工作方式还不够吸引人,那幺再想想公司的业务都与科技相关。我最后一次使用专用的、封闭式的办公室还是在 1989 年。

为了能在不断变化的工作环境中做到游刃有余,对进行的专案保持一点必要的私人距离很重要。你辛辛苦苦抛头颅、洒热泪工作数月甚至数年的产品可能一夜之间就被公司枪毙了。你的同事随时都有可能被抛弃,很简单,公司的技能需求发生了变化,你也可能是其中之一。

有时候,为自己的专案争取是值得的,但是你最好还是跟上公司新产品的步伐,提出新的观点。那些对过往的计划念念不忘的人可能并不适合在科技领域工作。现实情况是,科技界也好,还是政治界,都不可避免地会推翻精心安排的计划。

当我 2011 年加入 Twitter 的时候,刚开始我就体验看一把被抛弃的感觉。我被公司任命为第一任行销职能部门的主编,根据公司提供的材料开发 Twitter 的语音功能,我精心準备、做竞争力调查,对材料进行核查。但是两个星期后,由于公司于公关部门的老大有分歧,然后我就被调去弥补空缺,所以我不得不放弃之前的工作,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管理这个团队,并寻找替代者,只有这样,我才能回到之前分配的任务。

自那以后,这种情况发生地更加频繁,我参加了很多专案,也放弃了很多从来都没有放上檯面的计划。

团队高于一切

新闻工作者、作家和编辑视

独家、署名、头条为莫大的荣誉。不像科技公司,几乎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各部门的协同合作,若不考虑资质的话,事实上,每个人都只发挥了一点点的作用,进一步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夸讚,主管视其为团队合作的结果。当然,每个人的贡献都不一样,最后被认可的也不是一两个人,除非你是工程师或者产品经理,你也不太可能是其中的一个。

如今,由于团队合作的工作方式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所以很多年轻的公司使用 Google 工具或者相似的合作工具开展日常工作,邀请他人、评论、提出问题或者个人退出等等,所以最终的结果归于整个团队。这种工作方式反应出科技公司的等级意识以及不能容忍的拖沓。

Google 的「20% 时间」④,Twitter 的 Hackweeks ⑤以及 Facebook 的程式马拉松都是涌现新想法的平台,通常是临时组队,以最快的速度作出产品,每个人都可以打补丁,最终的成果是团队的,而不是个人的。那些渴望得到公共认可的人可能不适合这种模式,但是在科技界,这是最好的完成工作的方式。团队合作被看做是最有价值的,甚至到了在招募个人强大的能力都被忽视了的程度。

关于协同合作还有一点不得不说,由于科技的即时特徵以及新闻媒体对于科技公司的所作所为的好奇心,所以再做某个热门,机密的专案的时候会被要求保密,这不是什幺怪事。

在 Google 的某个週六,我接到同事的电话问我能都週一凌晨 4 点来他办公室,当然,我很好奇这还要干嘛,但是问了也不会有结果,而且,在我去之前,我也没必要知道。我很高兴我能够参与某项重要的计划。拿着热咖啡,我三点半到达办公室,得知 Google 收购摩托罗拉。主要的主管已经被分配了任务,我们都参与其中,做好自己的事,然后再补眠。

只有工作认真是不够的

日复一日,幽默感永远都比极度专注、工作狂好得多。这些品质有它们的用武之地,但是拥有这些品质的人都是迅速行动,从而与我们其他人隔离开来。如果想要在科技领域取得成功,那幺就要在紧张的氛围中找到一丝幽默的元素。几年间我加入的几个团队中,我最欣赏的人是那种开得起玩笑,我可以与他们说悄悄话,挖苦他们,巧合的是,也正是这些人能够在公司持久发展,取得进步。那些可以在精神上退一步的,学会欣赏事情有趣一面的人就是我们愿与之共事的,这种方法也可以保证你生存下来。

对于那些渴望一成不变的规则的人来说科技界变化的步伐显得有点混乱,毫无章法,但是如果你都读到这了,你应该就能明白。没错,我是一个科技乐观者,总而言之,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比过去 50 年好得多,生命科学、能源以及搜寻、娱乐和传媒等等的发展改变了世界,改变了数以百万人的生活。这是我坚持的信条,希望对你也适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申博sunbet管理端入口|博览科幻|引领发现|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娱乐在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申搏sunbet开户